• Twitter 要將推文長度增加至 280 字符,有六個問題你需要關心


    Twitter 要將推文長度增加至 280 字符,有六個問題你需要關心

    “這是一個小的變化,但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轉變,”Twitter的首席執行官Jack Dorsey在第一個“更大”的推文中說?!耙婚_始的140字符是基于短信中160字符限制的一個隨機選擇?!?/p>

    Biz Stone是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,在今年早些時候回歸工作,他在另一條推特上提供了更多的背景信息:

    最初,我們的限制160(文本的限制)個字符,然后減去用戶名。但我們注意到,@biz比@jack多了1個。為了公平起見,我們選擇了140(字符)?,F在短信不再對篇幅進行限制了,而且我們也意識到140(字符)是不公平的,畢竟跟語言之間是有差異的。我們正在測試這一改變。你好,280(字符)!

    ——Biz Stone(@biz),2017年9月26日

    Twitter的用戶主要以幽默,擔憂以及混亂的方式對這個調整做出反應,這與他們對服務的大多數變化做出的反應是一致的??萍夹袠I的評論員似乎更為樂觀。Will Oremus是Slate雜志的一名記者。他預測,這一變化將不會對Twitter有什么影響。

    也有一些用戶質疑,為什么Twitter總是做些其他的事情,而不是解決目前用戶騷擾的問題。今年7月,Twitter表示,它已經逐步加強了其規則的執行力度,并宣稱,與去年同期相比,每天減少了近10倍的“濫用賬戶”。

    因為這個功能還沒有開始大規模發布,截至周二晚上,我并沒有看到在Twitter的領導團隊之外有人發布了280個字符的推文,大部分報道仍然是推測性的。以下是關于這個推文功能的六個問題,以及這些問題的嘗試性回答。

    Twitter為什么要這樣做?

    為了錢。自2013年年末上市以來,Twitter的財務狀況基本上就沒有好轉過。在美國,Twitter的月活數據一直保持不變,但到了今年夏天,這個數字開始下降了。(美國的用戶非常重要:他們是Twitter最賺錢的用戶群體。)

    多年來,Twitter通過銷售更有針對性的廣告,從相同數量的用戶中獲取更多的收入,從而解決了用戶數量增長停滯帶來的問題。

    現在,這種措施也開始失去了效用。在上市近4年后,Twitter的股價仍然徘徊在16美元。它從來沒有盈利過。

    之前,有分析師表示,Twitter有可能成為另一個Facebook。但扎克伯格的“怪獸”從IPO困境中走了出來,現在,它占據了美國的數字廣告市場份額的20%。已經沒有人會把Facebook和Twitter搞混了。

    280字符與金錢有什么關系?

    Twitter似乎希望這項服務能讓用戶活躍起來。事實上,它明確地表達了同樣的意思。

    在Twitter宣布這一變動的博文中,兩名員工將美國用戶與日本用戶進行了比較。

    平均每個英文推文有34個字符,而日本的推文平均只有15個。這其中有具體的原因:作為一種語言,日本人表達意思需要更少的字符;有些名詞用一個字就能表達出來了。

    他們說:

    我們的研究表明,字符限制是人們在用英語發推文時感到不爽的一個主要原因,但對于那些用日語發推文的人并沒有什么影響。此外,在所有的市場(使用不同語言)中,當人們不再需要把自己的想法塞進140個字符里,而且還有一些空白的時候,我們會看到更多的人發推文——這太棒了!

    如果你是Twitter的高管、董事會成員,或者是很久都沒有從中獲取回報的投資者,這聽起來確實不錯。

    做出這個調整之前,有什么先兆嗎?

    有一些。早在2011年,就有批評人士呼吁Twitter把字符限制增加一倍。

    但從2010年到2015年,該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Dick Costolo似乎沒有什么興趣來對其核心產品進行調整。(人們一直不清楚這是因為他對Twitter的推崇,還是因為他從來都不確定Twitter是如何運作的。)

    幫助創立了Twitter的Jack Dorsey在當年晚些時候接管了Twitter。他似乎更有信心把Twitter搞砸。

    例如,在2016年年初,他曾考慮在正常推文后面加上一個“10000個字符的附錄”。這基本上會讓每條推文都有一個可選的嵌入式的博客帖子。這個想法顯然沒有實現。

    這對Tiwtter的線程文化(thread culture)意味著什么?

    自從Donald Trump當選以來,成千上萬Twitter用戶把他們孤立的、焦慮的想法串在一起,變成了“線(threads)”。Twitter通過允許用戶將自己的推文串在一起,形成了一份推文列表,從而促進了這一行為。

    這不是一種新的行為。至少從2010年起,Twitter的用戶就一直在這么做。在2014年的Twitter熱潮中,風險投資家Marc Andreessen曾有過這樣的習慣。(當時,BuzzFeed科技記者Charlie Warzel將其稱為“ tweetstorming”)。

    它的復興是Twitter在2017年的一個標志性特征。順便說一下,它對Medium的商業模式構成了威脅。

    如果通過用戶剪輯的推文在可以面向全體用戶進行傳播,我認為“最長的線”的長度不會有什么變化。不過,也許會把之前的兩個或三個推文編輯起來,放在一個280字符的推文中。簡明會再活一次。

    這會讓Twitter變得更好嗎?

    這完全取決于你所說的“更好”是什么意思。

    早在2015年,我曾寫道,Twitter最大的文化問題(至少對其說英語的美國用戶來說)是一種轉移性的語境崩潰。轉移性的語境崩潰是指,當推文的受眾變得不確定、不值得信任時會發生的情況。

    這種語境崩潰的爆發削弱了Twitter用戶的良好信念,它讓Twitter的服務變成了一種類似于語音的東西,人們可以在公共場合進行對話和測試,變成類似于“印刷品”的東西,在那里,某人的推文被當作是關于他們核心身份的持久聲明。

    2016年的大選就是一個例子。

    你很難說“大號”的推文讓Twitter變得更像語音。我預期恰恰相反:這個Twitter推文會鼓勵人們將免責聲明,腳注和其他的條款附加到他們的信息中,以便推文被認為是政治身份的證明。但這或許是件好事:如果Twitter已經是“打印出來的”,為什么不讓它更“打印化”呢?(或者,更像是Facebook的狀態?這也是這個測試的結果。)

    話雖如此,Twitter最緊迫的公關問題——據我所知——不是語境崩潰,而是平臺濫用不愉快和病毒式爭議的名聲。它無法解決后者,而且要想充分解決前者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我懷疑它與Trump關系會大大改善這種在美國人中流行的看法,即Twitter不再是那么有趣了。

    Twitter上最著名的用戶怎么看?

    Trump尚未對此發表評論。然而,他有自己獨特的推文哲學——他有時會在推文結束時砍掉一個句子,然后等待幾分鐘來再發一條推文補上——這表明他對140個字符的限制非常惱火。例如,今年7月,他在推特上寫道:

    在與我的將軍和軍事專家磋商后,請注意,美國政府不會接受或允許……

    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    然后,他沒有立即提供一個直接的對象。未透露姓名的五角大樓官員告訴BuzzFeed新聞,他們擔心總統會宣布對朝鮮采取軍事行動。在9分鐘后,Trump把空缺的部分添上了:

    在美國軍隊中服役的跨性別者。我們的軍隊必須集中在取得決定性的和壓倒性的……

    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    ......勝利,不能承受巨大的醫療成本和軍隊中跨性別者帶來的破壞。謝謝

    — Donald J. Trump (@realDonaldTrump) July 26, 2017

    不過,Trump也曾表示自己在過去巧妙地利用了Twitter的簡潔。

    “謝謝——很多人都說我是世界上最好的140個字寫作者,”2012年總統大選后的幾天,他在Twitter上寫道?!昂苡腥?,很容易?!?/p>

    不到兩年后,他在2014年發表了一份幾乎完全相同的想法。同樣的人是否會認為他在280個字里會一樣優秀?這還有待觀察。

    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theatlantic.com/technology/archive/2017/09/oh-jack-dorsey-we-love-you-get-up/541203/

    轉載36氪:http://36kr.com/p/5095335.html

    他把我压在书桌上做作业